安逸

安逸。      一年多的时间,足够改变很多了。

  5.谓之为情。

          以安的性格,她很大胆地表白了。她是雷厉风行的行动派,前一天晚上在和我们谈的热火朝天,第二天早上就表白,想想特别雷人。内容是这样的:安坐到了他身边的椅子上,“喂,我家有条狗,你要吗?”男生犹豫了一下,“我一直都钟情名花。”安只能说无脑吧,大喇喇地应这,“花和狗不冲突呀。”男孩答,“好,你也我要了。”安惊讶地合不拢嘴,原来男生明白她的意思。可她却没有明白他的意思。

3.同行。(xíng)

安,在这四方天地间自成一派,独她一人。

          他俩是班上的第一对情侣,自然备受关注。安和所有热恋中的女孩一样,智商直线下坠,对,想跳楼那般地下坠。

安逸。后引

《见与不见》

你见,或者不见我

我就在那里

不悲不喜

安逸。你念,或者不念我

情就在那里

安逸。不来不去

你爱或者不爱我

安逸。爱就在那里

不增不减

你跟,或者不跟我

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

不舍不弃

来我怀里

或者

让我住进你的心里

默然相爱

寂静喜欢

尽头。

夜阑珊,不知归处。

        一次偶然的玩笑间,我看到当所有人要将他们俩扯上关系时,男孩的神色晦暗不明。留意了几次,似确是如此。可她应该是未曾发觉吧。她为男孩买他喜欢的糖果,穿他喜欢颜色的衣服,他说他喜欢利落的短发,她毫不犹豫地剪了过腰长发;他说他想要一本薛之谦的手抄歌词本,她通宵几晚完成送他。他对她一笑,她就感觉得到了全世界,会好久都轻飘飘的……可是,她却偶尔也会看着他望着某个地方发呆时黯然,却只是转瞬即逝。我好多次都有冲动去提醒她,可是每次到口的话,在听到她对我喋喋不休地说她是多喜欢男孩时,就难以启齿。只是自己想着算了吧,他人的私事我也不好置喙。只得看她越陷越深。

1.印象。

        她似是一个矛盾体,我看不透,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,难以透过她那带笑的脸,直抵内心?或许吧。

        不是很高的个子,却钟爱长衣。及腰长发,四季是春雨之贵如,一绺一绺的还有一副占了她整张脸三分之二的圆框眼镜。

        我就在这儿,看着身边你来我往,人海茫茫。只觉无所适从,竟有几分天地之大,何处是归家之感。朋友总说我恋上了伤春悲秋,我也觉得是无病呻吟。可笑的是,自己却在不知觉中,活成了自己厌恶的模样。安也总是于我一起,谈着漫天情话,论着我们彼此对世间万物之感。而这,却又是最能安抚我们躁动不安的心的方式。

        一场分班,将我和挚友隔开,一个在首,一个在尾。因为我与挚友多年相识,总是影不离行,开始时,还是有诸多不惯的。一段时间后,不想做那个总是落单的怪人(至少其他的人认为如此),便在自己的班里找了一个能和自己容得来的,毫无疑问,我选中了安。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,至少她没有太多心思,不至于让人时刻提防。

        我与安不知不觉中,就在这互怼之中关系密切了。人说我们适合在一起做朋友,两个相似的人会惺惺相惜,两个不同的人会互补。她的不谙世事,恰恰就和我相反。我是懂得,是看透 ,开始浑浑噩噩,不知所以;而安,她恰巧就是什么都懂,却从来不去直面。

版权所有……鹿未尽。请尊重作者ฅ(⌯͒• ɪ •⌯͒)ฅ

        没有任何意外,我们俩人很快就融合在了一起。似是两只流浪的野猫,任谁给一点爱,他就把哪儿当成了家。

        不知何时,我身边竟也成了这般,处处虚假,似是一个个都戴了几张面具,任谁都难以捉摸透。可说我不求上进,也可说我消极避世。或许只是厌了吧,厌了那时刻带笑,似是而非的脸。她的大大咧咧倒是惹人注目,于我,是真诚。

        只道是情罢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

        交友面挺广的,圈子算是个小世界了。她很是莫名其妙,总是在男生群里扎堆。勾肩搭背也是有的吧,对外美其名曰:“不拘小节,直爽率真。”

        时光总在不停留转,这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,就喜欢跟着你的脚步,不言语,只是自地,捡拾你记忆的碎片,

只一眼,就难忘。

        安喜欢上了我们班的一个男生,长相算是可以入眼。会唱歌,喜欢跳舞,乐观,开朗的样子。说实话呢,刚开始时我也挺欣赏这个男生的,但我也是忘记了,任何事还是保留一点神秘感的好。

4.时间。

何处是家?

        我又看见了她。在这个狭小的楼道。似是很多次的擦肩而过了,也在学校对她“略有所闻”。

2.屡见。

        她在笑,一只手捂着嘴,兰指微微翘起,温婉的不像话,似有不真实感,捉摸不透。就如世人口中的“淑女”。而肩膀却颤动着,难以遏制的那种。

本文由金沙贵宾会手机版发布于糖果大爆炸,转载请注明出处:安逸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