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少年的死亡无人过问)火灭(小短篇)

火灭

阿欢是我的小学同学。

(少年的死亡无人过问)火灭(小短篇)。小学老师哥哥的儿子,但是,阿欢的父亲酗酒并且是个赌徒。

所幸老师对阿欢总是很疼爱。有一次,正在上课,阿欢总是在座位上不停地摇晃。老师让他站起来,他却把手放在背上弯着腰向老师鞠躬。

同学们惊讶地看着他,却不敢大笑。我们通常情况下不敢笑,因为老师不喜欢,上次有一个同学因为读到小斑马:“老师叫它画树叶,它在身上画道道”突然哈哈哈大笑,后来被老师暴打一番。脑袋撞在玻璃上,玻璃片刻碎成花瓣。

老师很严肃走下讲台。

阿欢停止下来。同学们屏住呼吸等待那响亮而刺激的声音,他们要常常在这等待中享受心惊肉跳的过程。后来又庆幸:幸亏不是我,不过他真可怜!

可是,老师没有打他。老师把他的衣服脱下来,从上面摘下一些东西扔在火炉里面,火炉里爆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。

是虱子!

(少年的死亡无人过问)火灭(小短篇)。我们知道阿欢的母亲被他父亲醉酒失手掀到井里摔死了,她当时肚子里面装着阿欢八个月的弟弟。可悲,他还没出生,就做了他母亲的陪葬品。

但,这些事实并没有使我们从去推理阿欢单亲家庭的生活细节。

尤其很难想象,他那瘦骨嶙峋的身体可以养五百六十八个肥胖的虱子(这数据是老师当场统计出来的)。

我们当时的反应是怪不得他那么瘦,我们后来的反应是和他保持十米以外的距离。有一次排座位,宝丽因为被排到阿欢同桌而哭个不停。第二天就被她母亲转学去了别的小学。

(少年的死亡无人过问)火灭(小短篇)。(少年的死亡无人过问)火灭(小短篇)。而阿欢在这个教室,就像大西洋上面的一座孤岛一样存在着。

他在教室的最后面睡觉。不喜欢听课,等下课的时候,他追在大家的屁股后面跑,等到被所有人无情拒绝后,又独自一人夹着书包落在远处。

(少年的死亡无人过问)火灭(小短篇)。我们也一再被家长叮嘱不要和阿欢玩耍。

阿欢常常在路边拔一些紫色的小花拿在手里。他也逐渐不会主动去找谁玩耍。

小学毕业后,我们竟然一起去读初中。因为,按他的成绩小学再读五年也难顺利毕业。但他的确坐在我们一起。

初中有很多外来的学生,不知道他的虱子身份,起初还愿意同他往来,但后来,他们又因为另外的原因而疏远了他。

在我们熟悉的记忆中,阿欢总是在队伍的很远处。他已经学会自觉地同我们保持我们想要的那段距离。

我们不知道阿欢在想什么,如果实在无聊同他说话,他只是笑一笑。

读到初二,有很多同学辍学,阿欢在这一列。老师找过几次,后来就放弃了。辍学的同学太多,早婚,或者打工,随便找一个理由搪塞过经验贫乏的年轻老师。

阿欢出去了,我们有一次在街道见到阿欢。他真正让我们见证了那句话: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!

他洗得干净的头发,长得像柔软的丝带一样在风中飘荡。以前鼻涕弄脏的上唇、肤色干裂的脸现在都变得不同。他打上红色领带使我们觉得很帅气。

他仅仅出现了一次,给我们每个人散发了一些好吃的糖果和苹果。

学校的大门是定时开关的,他在大门外,我们在里面。他看着我们笑。人群中,突然有人说,阿欢,你回来吧!我们一起读书!

我们听到他说,再看吧!

他的眼睛里面一时间涌满了泪水。但他仰着脖子,看天空去了。

这时候,校长过来,同学们一时鸟兽散。阿欢也转身走了。

后来,晚上,我在回宿舍的路上,看到学校大门有人,就是阿欢,他双手扶着门栏,向里面张望着,身子躲在黑暗中。

白天那种热情过了,我们事实上清醒,他已经变成老师所说的那种社会“人渣”,我们只能远离他。

阿欢没有再出现。

我们和阿欢失去联系十年后,得知阿欢已经结婚,他有一个男孩一岁左右。阿欢做了一个打工仔。

但,有一天,阿欢的妻子不知道怎么会有我们的电话,一个个打,问我们见到过阿欢吗?阿欢从不和同学联系,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行踪。

我们也在心里等待过阿欢回来的消息,但是没有。阿欢失踪一年没有音信。

两年后的一天有人见到了阿欢。

他躺在一个沙滩上,他的头上插了一个钢管。白色衬衫上面沾满了血迹。身体扭曲作一团。

阿欢的手和脚筋都被挑断了。舌头也只剩下半截,像砍过的树杈留在嘴里。他的耳朵装在衣服的口袋里面。

阿欢的尸体有一半已经腐烂了,贴在地面的背里面装满了沙子。

阿欢只有二十二岁。

我们赶到阿欢家里,他的妻子已经接近疯狂,她抓着我们每个人,我们对她这样深度的悲伤感到无能为力。连任何安慰的话都觉得苍白,没有必要说出口,因为,它连我们预想作用力的百分之一都达不到。

阿欢的妻子一手拖着孩子,一手抓着自己的头发。她说她很想冷静,但她没法冷静了!是谁这么恨阿欢,是谁这么残忍!

每次说到“谁”,她的牙齿格格做响。

她疯狂地撕扯着我们,不仅是我们的衣服和肉体,还有我们的心。

她一遍遍哭着,问天问地,而我们只能扶着她,说一些譬如:你要冷静!要照顾好孩子,千万别犯傻,警察一定会彻查的。

剩下另外一些人。只能看着。

虽然,最后想法捐款给这对无助的母子,但心中深知于她的精神状态没有任何帮助。她已经失常。

据说,报警后,警方正在处理,但尸体这么久才被发现。凶手一时很难找到。

阿欢的遗像上,他淡淡地笑着。似乎看着这些哀悼的人。

离开灵都,我们都无法拔出阿欢那笑容背后隐含的东西,像是忧伤的心情,像隐藏的表情。

杀死阿欢的凶手始终没有音信。

渐渐消失了一样。什么都变得越来越淡,只剩下阿欢的笑--那是一抹带着很多含义的笑,可是又似乎是一种难言之隐的表情。

阿欢就这样离开了我们,尽管我们从未接受过这个事实。

本文由金沙贵宾会手机版发布于糖果大爆炸,转载请注明出处:(少年的死亡无人过问)火灭(小短篇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