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听过你的事

我听过你的事。我听过你的事。我听过你的事。文/池香衣

我听过你的事。数年前,我在医院住过几天。除了关于疼的记忆,全是大片无聊的时光。坐病床上看《追忆似水年华》倒很有趣,里面讲到一个人看小说时会为虚构的人物落眼泪,然后面对现实中悲惨的人,却反骂其“活该”。如果梁启超知道这个故事,大概就不认为小说可以改造社会,改造人了。

我忘了那几天是阴天还是晴天,也不记得是哪个季节。我坐在病床上,自己和自己玩牌,接竹竿,又称开火车,我可以无限地循环下去。病房中一共住了三个人,其中一个三十多岁,女性,且称她为黄。黄长着圆脸,很白,低马尾,爱笑,说话豪爽。她见我一个人玩牌,就热心借我ipad,她不知道我看书玩牌是因为不想交谈。

绿住走廊病床,短发,尖下巴,爱吃零食,说话有点嗲,三十岁左右,有少女的姿态。绿常到病房中和黄说话,指尖夹着一圈薯片,有时问我话。我最后干脆转身对着墙,玩手机。我害怕和人说话。

所以我一定错过了什么,我接人待物的疏忽让我得不到关于她的完整故事。我不知道黄是因为什么话题,忽然间会要说出她的事。我现在已经遗憾,如果早知道会听到,我一定要关掉手机,加入她们的谈话,用我笨拙的口舌引导她们多讲一点。

她可以被叫作红。

我听过你的事。红貌似是黄的表妹。在黄的眼中,红是这样的:

“红毕业了,自己去深圳工作,当时家里就不同意,红在深圳要亲戚没亲戚,不知道她咋想的。工作没几年,认识了一个男的,然后死活要跟那个男的。红家里不同意,当时那家里闹的,哎,红的爸妈把红锁在家里,红自己想办法逃出来,还要去找那个男的。”

绿斜着眼,慢悠悠地一眨,露出嫌弃的表情。

“后来红怀孕了,她家里非要她打掉。红肯定不同意啊,不过最后孩子还是被打掉了。红小产后,忽然不和家里闹了。家里人以为她想通了,就放松了警惕,却没想她出了月子,直接去找那个男的,跟她家里的人再没一点联系。”

绿叹口气,说:“这人都是……唉,家里白养她了!”

黄同意:“女孩一长大,被男孩三言两语就骗走了,红要是能想想她爸妈,能这么糊涂。那男孩家里有多穷,你都不能想。红家庭条件也不错,去了哪受得了这个苦?没几年,红和那男的就分了,也不知道那男的是出事了还是咋的,红也没说。现在回到娘家住,她爸妈还得补贴她。你看看,弄成什么样子了?而且啊,红还带了个男孩回来。”

绿摇起头,啧啧嘴。

“那男孩我见过,七八岁了,啥都没见过。他去做客,抢别人小孩的玩具,那小孩比他还小呢,一点谦让都不懂。红也不知道教育他。可笑的是,红还总说要给她家孩儿是最好的教育。红她爸都乐了,问红,你凭啥能给你家小孩是最好的教育?”

黄和绿笑做一团。两人发现我正在听,便有模有样地总结道:“所以呀,女孩找男朋友一定要擦亮眼。”

我心里觉得好笑,我们才认识,又非亲非故,过几天一出院,再也不会相见,她们却担心起我的终身大事来。但又不好明说,于是风轻云淡地告诫我。可爱的好心人。

数月后,身体已不疼痛。几年过去,我仍然记得红。黄和绿瞧不起的红,我却可以理解,甚至有点喜欢她。

我猜想红自幼在家过的不快乐,所以一毕业就想赶紧脱离父母,离得越远越好。独自在深圳工作,交往的人彼此利益相关,难得有善待她的人。男友的出现,是世界对她温柔的体现。于是她拼尽全力来回报。

和家里有纷争时,她应该是想过两全的,但是家人逼她堕胎,让她对父母彻底心寒。她奔向男友时已无后路,不会主动离婚,男方离也绝不会丢下儿子。我推测红的男友是真的去世了。于是红把所有的爱转移到孩子身上,甚至有点极端。她口中说要教育他,实则极为宠溺,她望向孩子的眼睛,不仅是母爱,更像在望死去的男友。

听黄的描述,红没有再婚。

不知道她现在做什么工作,能否养的起孩子。父母与子女再大的仇,总有和解的一天。和解了,红以后还要养父母,不过父母前期也会帮她很多。恩怨相抵。红的经历几乎是女子择偶的反面教材,明里暗里受到多少嘲笑冷眼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可是比起那些竞价交易的婚姻和自欺欺人的安稳,我还是喜欢红的性格和经历。

我甚至想写她的故事,我幻想红第一次见到男友时,所穿的衣服。她堕胎以后的态度转换,她会用看陌生人一样的眼光看父母。她婚后的甜蜜与烦恼。以及红的孩子,那个敏感自卑,带点攻击性的男孩。都是非常好的素材。

但我写不好。我怕我包装出的虚构让整个故事变味。我喜欢真实,虽然我讲故事时,割舍不掉自己的人物偏好。

在现实中也有类似红的女孩,因为爱情而碰得头破血流。看虐爱小说会流泪的人,在现实中看到红,不知道是什么感想?

本文由金沙贵宾会手机版发布于www.243.net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听过你的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